但若作为学术概念

2018-09-21 17:03:56 阅读 198 views 次

  “三农”是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总称,而“三农问题”则是农业问题、农村问题和农民问题的总称。这两个概念在中国已经成为人所共知的专有名词。“三农问题”作为政策话语、社会话语和学术话语,主导和影响着中国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政策设计、大众讨论和社会研究长达20余年,尤其是引起了全社会对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高度关注和极大重视。然而,与作为大众化和通俗化的社会讨论话语或政策设计中对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总称相比,作为一种学术话语,“三农问题”的概念界定并不明确。这一概念的不断和强化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文章和政策文件,但却未必是学术研究的概念需求。

  严格说来,“三农问题”的概念本身并不能呈现出任何具体而确定的实质内容。例如,“农业问题”仅仅表示农业作为一个部门或行业面临或存在的问题,但“农业问题”的内涵从其概念本身却无从得知,它是指生产问题还是流通问题,产量问题还是质量问题,经营方式问题还是科学技术问题,土地制度问题还是社会服务问题?等等。同样,“农村问题”是指发展问题还是稳定问题,治理问题还是文化问题,基础设施问题还是村庄问题,基础教育问题还是人才建设问题?等等。对于“农民问题”,它是指收入问题还是组织问题,流动问题还是留守问题,社会保障问题还是社会问题,物质财富问题还是幸福问题?等等。

  有学者将“三农问题”界定为“农业增产、农村发展和农民增收”。也有学者将“三农问题”概括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也有学者将“三农问题”归结为农产品供给数量和农产品质量、农村公共服务和生态、农民的经济收入和社会三个方面的问题。也有学者认为城镇化进程中的“三农问题”是:“城镇化进程中的粮食和其他主要农产品供求问题(粮),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村土地问题(地);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民转市民问题(人)”。

  对“三农问题”的其他界定还包括:“农业萎缩、农村凋敝、农民贫困”,农业经济问题、农村与社会问题、农益问题,农业供给能力的持续提升、农民收入水平的持续增加、农村社会发展的持续推进,农业产业化和现代化、户籍制度、农民提高素质和减轻负担,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城乡发展差距扩大、农民大量流向城市但又无法在城市体面安居等等,不一而足。

  除了这些内涵界定不同之外,学者还对“三农问题”的本质有多种不同的解读,如“三农问题”是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过程中农民与其他社会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问题,是工业化进程中农民占中国总人口比例过大的问题,因此也是“农转非”问题,是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日益贫困和不断被边缘化问题,是如何有效保障农民的问题,是农民发展问题,即提升农体性和现代性的问题,等等。

  继“三农问题”提出之后,很多学者又提出了“新三农问题”。如,“农益、农村可持续稳定、农业生态安全”的“新三农问题”;“农民工、失地农民、农业村落终结”构成了“新三农问题”;“土地、治理、民情”构成了“新三农问题”的核心、实质和基础。此外,“新三农问题”还被界定为农民工、老人农业、空心村的问题,农业劣质化、农村空心化、农民多元贫困化或丰裕型贫困化,最严重的是“谁去当农民,谁去种田,谁去建设新农村”的问题,等等。

  可见,无论是“三农问题”,还是“新三农问题”,学术界从来没有关于统一其内涵与外延的认识。因此,每位学者在研究中都会首先界定出自己认为的特定的“三农问题”。正因如此,不同学者关于“三农问题”的成因分析与解决,因“三农问题”本身的指称对象不同而常常呈现出风马牛不相及的结果。

  其实,作为农业问题、农村问题和农民问题总称的“三农问题”,就如当下将“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简称为“一懂两爱”一样,不过是中文大众中的便于记忆和理解的一种话语方式,对于社会讨论和政策讨论非常实用,但若作为学术概念,则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也难以因为这样的话语形式而促进学术研究的进步与深化。

  深入学习习总在中国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重要主旨讲话座谈会

  教育评价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也是教育领域的难点、焦点和痛点。要深化教育体制,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

  由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具有性的影响,人类社会很可能处于一个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有可能是一个智慧的时代,也有可能是一个愚蠢的时代。

  时代是对特定社会历史范畴的表述。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不同内涵的时代。

  在国家主导的传统“全球治理”道步入了驱动乏力、模式单一的发展瓶颈的阶段后,“一带一”建设的成功推进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升级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如果在一个城市或区域内的住房租赁企业通过资本优势形成了垄断优势,最后几家大的租赁企业就可能形成区域性甚至的垄断竞争格局,最终会影响租房服务的供给数量和价格。

  “一带一”是新型的全球化,致力于构建“去中心化”的全球治理。传统意义上的全球化其实是或一部分国家的现代化,而“一带一”追求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代化。

  “一带一”不是中国的“独角戏”,而是在“共商、共建、共享”基础上的双边或多边的经济合作;不是中国争夺区域或全球范围内地缘优势的措施,而是包容、面向全球的合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我国发展所处历史方位作出的新的重大判断,这一判断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现实和未来。

  我们之所以能不断促进现代市场经济的生长和发展,的主导作用至关重要。同时,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我国治理从机构设置、施政方式到体制机制,也都在不断地调适和。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一论断,已为世界瞩目。要了解今天的中国,确实要了解新时代。

  习的此次访问是在全球化进程重大挑战的背景下,中国展开的一次战略性外交行动,也是中国“一带一”与非洲国家发展战略对接的一次重要展示。

  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应符合中国发展所处现实阶段。价值链攀升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必须遵从一定的经济发展规律。

  习总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为中国外交指明了方向,规划了未来,提出了径。这次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最重要的,就是确立了习外交思想指导地位。

  人才配置应该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通过构筑“引、育、用、留”并重的引才聚才格局,使市场机制更加有效、微观主体更加有活力。

  “之乱”是国家各种矛盾长期积累的必然结果,是由经济、、人口、伦理等多重失衡造成的必然结果。

  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发掘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今时代的共鸣点,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奉献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

  中国要保持战略定力,沉着应对,加快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加快推进“一带一”建设,同时避免落入“特朗普陷阱”,中国发展的大局。

  各国必须着眼于整体战略的视角,对现有的平台资源进行必要的重组,尽快形成一个覆盖全球、信息量大、影响力强的相对统一的上合线

  中国积极打造上合“青岛时刻”,为上合组织的发展勾划了新蓝图,为地区合作与治理增添了新动力,为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新思想新。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但若作为学术概念 | 社会问题